米哈游用一封道歉信,重新定义了“学习”

2019-06-27 14:52云浮网编辑:手机版
6月25日,米哈游在TapTap的官方账号“提瓦特测试员”发布了一篇《原神制作组致玩家的一封信》,再次引起了广泛的讨论。
这篇公示,人们暂且算这是一封信致歉信,都讲过些什么?
首先是对于游戏立项历史的阐述。“原神”的成立条件早在2017年1月,以做比崩溃3更显眼的游戏为目标,以做有“一个人沉浸感”的开放的世界游戏为目标。
这也证实了上一篇文章中所说的,原神是先定的品类,而没有决定核心玩法或者是玩法创意作为爆点。所谓的开放世界和单机沉浸感也是非常模糊的设定,具体怎么玩,边做边想。这是游戏在立项之初就为自己埋下的祸根。
然后就到了讨论的重点了,制作人提到了对前辈的“学习”。表示自己有很丰富的3A游戏经历和MOD制作经验,感受到国外大作的魅力,并立志向这些作品和公司学习。其中“学习”的对象包括且不限于:荒野之息、顽皮狗、贝塞斯达、GTA、魔能、以及神界原罪。“作为一个新人团队,我们只能不断地向前辈学习”。
关于这段回应,丝毫没有平息网上声讨的热度,更引发了新一轮的质疑。最常见的,文中提到,《原神》立项于1月,而《塞尔达:荒野之息》则要在当年3月发售,至于制作人玩到,已经是5月的事情了。这是不是在替自己洗白,《原神》要比塞尔达更早?笔者的看法是,是有在辩解,但并非故意呛话。由于原文中也提及了,手机游戏的预项目立项期有6六个月事隔,依据以前的時间点,基本上能够分辨,制做人到玩了荒野之息后已过一月,决策了手机游戏的总体方位,至少有如出一辙的地区,是开放世界的架构,而工艺美术设计风格和游戏玩法设计方案,显而易见有部分来源于于刚玩的塞尔达。
其他的负面评论有相当一部分还停留在说怪话,例如将制作组的话意会成“我们还抄了XXX和XXX,你们这些玩家怎么没找全?”,当然了,这都是说笑。事到如今,不太会有制作组还会正面硬刚,游戏开发是个非常费时费力的工程,能顺利上线是每个参与人员的愿望,即使是再烂的作品,也不会有多少人愿意亲手糟蹋。
那究竟是什么让我们感到如此不快呢?
就是那个“学习”。
大概是借鉴、模仿等词语都用滥了,米哈游这次算是重新定义了“学习”。理科学习知识、文科学习思想,可没听说过哪个科目是比照抄的。把临摹的东西拿出来叫做“学习”,那还真是闻所未闻。这是偷概念,避免重东西轻。
置于这番辩驳的逻辑性,都是分毫令人大跌眼镜,由于我就是“后生小辈”,我不想,因此大家还要要我“学”?怀着崇拜的心情去抄,就不是抄了?这显然是道德绑架和装可怜,如果弱者可以无限缩小自己的错误,那么那些体量远不如米哈游,但仍然在绞尽脑汁翻花样的游戏制作组呢?此之谓强盗逻辑,泼皮无赖。
第三点是学习的成果,其实照抄也会有很多优秀的例子,例如最近发售的《血污:夜之仪式》就几乎把90年代恶魔城抄了个遍,虽说是五十岚IGA亲自执导,但终究要和老恶魔城划清界限。最终手机游戏的经久耐用,让恶魔城的行为主体设计风格更为浓厚,內容也更加详实,不论新闻媒体和游戏玩家都搞出了较高得分。对于《原神》的学习成果,似乎就不那么令人满意了,玩过“荒野之息”的玩家都明白,塞尔达的开放世界来源于精心设计的美,任天堂几乎用了做关卡设计的力度来编辑一个开放地图,海拉尔是不可分割的整体。米哈游这种一锅烩的做法,不免有一种“古董打碎了称斤卖”的误区。
实际上,没人真的希望《原神》就这么死了,如果游戏能做成一个出色的国产作品,大家也会花钱支持。人们要的仅仅1个承认错误的心态,近些年互联网上带句挺火得话,叫挨揍还要站直,而你在篇致歉信中,人们分毫沒有见到制作组的歉意,分毫沒有认可针对剽窃个人行为的认可,以至于对扒出的人物角色姿势设计方案类同,也只字未提。
就《原神》现在的对外口径,可能真的是要内部闭环,登陆主机平台,却不讨好主机玩家。当然,还有一个手段可以力挽狂澜,那就是游戏二测收费模式改为单机买断制,真正做到一个带有单机沉浸感的游戏。不过,道阻且长,且行且珍惜。
“抬起头来,琪亚娜,把这个不完美的故事,变成你想要的样子”
本来想把姬子阿姨的话改成站直了,但想想还是太残忍了,祝愿这个不完美的游戏能变成大家期望的样子吧。
 

http://www.yfcnn.com/games/6666775.html

米哈游用一封道歉信,重新定义了“学习”

米哈原神定义
相关推荐
加载更多
游戏 / 科技 / 生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