文革后台湾情报机构为什么冒充“四人帮余孽”

2019-07-02 16:11云浮网编辑:手机版
80年代军队经商导致许多军官被策反
然而这种错误在建国后并未能避免重演。尽管因为國家处在友谊情况、并且国境严实入侵的缘故,在十年文革期内的政治斗争中除开林彪叛逃恶性事件之外,士兵对外开放叛变的状况非常少;可是积累下的各种各样组织人事分歧和个人恩仇,及其政治路线、基调社会舆论的善变,使部队內部的观念团队的凝聚力被毁坏的十分利害。这类形态意识方面的暗伤,为90时代多发的对外开放叛逃种下了祸患。
而对军队忠诚性伤害不亚于文革的,则是军队从80年代中期起将长达十多年的大规模经商活动。这种做生意、涉商主题活动针对部队组织纪律性作风、上级领导企业政冶品牌形象、內部和谐性的大败坏,加上“两猫论”下形态意识松散乏力的社会现状,为敌对势力的渗入、倒戈出示了极佳的自然环境。一些人或丧失信仰、或干脆走向原有政治立场的对立面;只要稍加利诱就变节投敌,甚至是主动联系、投奔敌对情报机关。
虽然从1993年起中央军委就开始遏制军队经商,到1998年完全禁止了军队、武警部队的经商活动,但是它留下的后遗症至今尚存。进入21世纪后,虽然军队长期被禁止经商,但类似的困惑并没有完全平息。例如,房地产业的热投机升温,在处理军队所有农田的整个过程中造成许多问题,等等。近来中央以罕见的高调姿态公开严打军中“老虎”,不仅是整肃军纪,也是重铸军队思想稳固的基石。
台情报机关从文革时期开始意识渗透
中国政府对于政治敏感事件一般都非常低调,因此很多时候都缺乏可靠的权威信息和结论。特别是80、90年代以来的一些军官叛国案件,即使社会上已经传的沸沸扬扬,也不会得到官方回应。反倒是台湾在90年代末以来由于政治体系的分裂、倾轧,情报机关组织纪律涣散人心不稳。至少情报人员——例如倒戈刘连昆的庞家钧等,公布写稿出书曝出自个的工作中职业生涯,出示了许多可供参考的叫法。
台湾从未中断过对大陆的意识形态渗透工作,包括文革时期。从1975年开始,台湾情报机关一直意图挑拨共产党内部斗争,制造分裂割据局面。而1976年四人帮被整肃以后,这一计划的重心又被调整为挑动四人帮残余分子的反抗,以及煽动年轻人的反党心理。
这一期间台湾情报机关冒用国内一些机关、组织的名义,在大陆散发、宣传了很多政论文章;包括“殷周计划”系列、“渭水计划”系列、“经始计划”系列等。例如“殷星期五号”方案要以共青团上海联合会委托人,编写并释放了《走无产阶级革命线路,還是走右倾撤兵线路》;而“殷周九号”方案则要以知名的“梁效”(楷音“两校”,即北大、清华抨击组)委托人编写释放《向复辟后退的黑道开枪》。
改革开放后台情报机关与民运组织结合
中国改革开放之后随之对外开放沟通交流难度系数大幅度降低,中国台湾谍报行政机关的形态意识渗入不要只是限于印刷、释放政治宣传册子,只是立即较规模性的参加进了中国的政冶健身运动。从1982年留学生王炳章在纽约发起“中国之春”组织伊始,民运组织就已经和台湾情报机关深度合流。后者的“移山项目”、“文正项目”、“致广项目”、“致远项目”、“昆仑项目”,实际上也正是民运活动从海外兴起、向大陆内转移、高速发展和走向没落等不同阶段的重要时代写照。
军队是社会所不可分割的一部分,它既影响社会风气又被社会风气所影响。当社会上的政治气氛极不稳定时,也必然会对军队造成非常大的影响。八十年代的意识形态隐患到九十年代以后并未自动消弭。相反它还诱发了90年代——或者说从建国至今以来,中国影响最恶劣的间谍案,即邵正宗、刘连昆案;涉案者军衔最高、性质最为恶劣、造成后果最为严重。
该案在台湾军事情报局被冠以“少康专案”的代号。其中“少康一号”指邵正宗,沈阳人,军衔大校,曾任总后勤部军械工厂管理局长。“少康二号”指刘连昆,齐齐哈尔市人,军衔少将,曾任总后勤部军械科长。及至1998年事发、此两个人落网时,“少康三号”早已明确提出,但候选人仍未真实确认。

http://www.yfcnn.com/city/guandian/6666914.html

文革后台湾情报机构为什么冒充“四人帮余孽”

相关推荐
加载更多
游戏 / 科技 / 生活